水谷幸也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上海美容培训一枚“丁玲”图章-常德市丁玲纪念馆

一枚“丁玲”图章-常德市丁玲纪念馆

上世纪80年代的某天,母亲郑育之在整理她的宝贝箱子,里面放有父亲周文的书藉和父亲在各刊物上发表的文章及其他重要的东西,其中有几枚父母亲用过的图章。我出于好奇,拿起图章看着,突然发现一枚刻着“丁玲”字样的图章。
奇怪!我家怎么会有作家丁玲的图章呢?我问亲:“这图章是丁玲送给咱们的吗?”母亲回答:“不是,那是为了替丁玲领取稿费时刻的。”母亲只是简单地回答了我的问题。由于母亲忙于整理贵重物品,我不敢打搅她南方有令秧,就没有问下去前门23号。可为什么是我的父亲和母亲替丁玲领取稿费?领取的是什么稿费?那稿费……?这一系列的问题陆令萱简介,我整理编撰《周文文集》时才搞清楚。

母亲曾经告诉我,在一九三三年的五月丁玲被捕以后的一天,父亲周文在良友图书公司发现有一封从湖南常德寄给丁玲的家信。他知道这是丁玲的母亲蒋胜眉(蒋慕唐)老妈妈寄来的。蒋胜眉老人与她的外孙一起生活,那外孙是丁玲和胡也频的儿子蒋祖麟,胡也频牺牲后,丁玲仍然努力地写作和工作。为了帮助丁玲实现伟大的理想,能安心地工作,蒋胜眉老人不顾自己年迈体弱,将蒋祖麟带回湖南老家帮助抚养。但是此刻,丁玲已经被捕好几天了,她是拿不到这封信的桃乐丝公牛血。这封信中说了些什么佟石头?蒋胜眉老人和她的小孙儿生活的都好吗?父亲周文一看到这封信,脑子里立刻出现了这几个问题。
丁玲被捕后,没有看到报纸上有她的自首声明,朋友那里也没有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她失踪了?难道已经被国民党反动派暗杀,还是被敌人转移到什么秘密的地方关押在牢里?唯独一点是她不可能已经自首或叛变,对于这一点,父亲非常自信,坚决肯定的告诉自己这个结论是正确的。因为丁玲被捕了几天后,周文夫妇得到组织上派人辗转来的通知,才知道丁玲被捕了,为了工作上的安全,马上转移。他们搬了家,安静下来后,仔细分析,丁玲被捕已经几天了怀铁一中,可他们专门负责“左联”文件的油印和发行工作的重要秘密机关,丁玲常去,地址是知道的,却一直没有遭到敌人的破坏,丁玲所有的朋友都同样没有遭受敌人的迫害。
1933年2月鼠李根,周文入党的那一天,丁玲作为周文的入党介绍人,给周文上了党课——党员须知。以后周文在丁玲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他们一同研究左联的工作,一同研究文艺创作,周文为改编《毁灭》《铁流》为大众本,与丁玲一同做社会调查等等天台山慈恩寺。丁玲的党性和对党的信念是坚定的,对党的感情也是毫无疑义的。早在1931年2月,丁玲的丈夫胡也频被国民党政府秘密逮捕杀害16k小说网,这对丁玲打击很大,但是她依旧坚强的投入工作。1932年,周文到达上海后了解到胡也频丁玲夫妇的事情,他从心里敬佩胡也频的英勇不屈,也敬佩丁玲的坚强勇敢。
父亲考虑再三,良友图书公司的这封信如果没人帮助保管,可能会丢失,或可能发生其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因此他决定把信拿回家中暂时替丁玲保管。蒋胜眉老人和她的小外孙生活得怎样一直在周文的心里惦念着,在征得领导同志的同意后,周文夫妇拆开了丁玲的家信细看,果然,在湖南家乡的孤儿寡母生活的十分困难,写信催盼丁玲的养家费。于是父母亲不顾自己生活得也很清苦,拿出一点生活费寄去,郑育之又回娘家向几个姐姐要上一点钱。由于不敢把丁玲被捕的消息告诉老人,因此以丁玲的名义,把东拼西凑的很少几个钱寄去湖南常德,以济蒋胜眉老人燃眉之急。后来他们取得“左联”领导指示,到良友图书公司文艺编辑负责人赵家壁先生那里拿丁玲著作《母亲》一书预支的版税。为了取到这笔钱,父母亲去刻了“丁玲”的图章,也就是我看到的那枚图章。他们将那笔钱领到后直接寄到湖南给蒋胜眉老人。老人家只得到了汇款,却一直得不到丁玲的亲笔信,周文认为这么长期得不到回信对老人并不好媚药咖啡店。过了一段日子,通过组织上的意见,将丁玲被捕的消息告诉了蒋胜眉老人。这样周文就直接与蒋胜眉老人通信了,询问祖孙情况并安抚老人,与蒋胜眉老人通信,逐渐成为他们经常的事了。
不出所料,丁玲确实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关押王龙基,此后在南京长达三年之久。她没有自首,没有叛变,而是坚强的、机智地与敌人周旋,无时无刻都想回到党的怀抱。1936年9月,在中共地下党的帮助下,她趁敌人麻痹之时逃出虎口,从南京回到上海。那天是冯雪峰安排母亲到上海老火车站北站去营救了她。丁玲回到上海后,冯雪峰告诉她,组织上已同意她到陕北解放区去,由周文具体安排送她前往。
父亲对丁玲说了这几年与蒋胜眉老人通信的情况,并说如果能出一本小说集就能给他们祖孙二人一笔生活费了。周文又说,他搜集了丁玲被捕后曾发表的《杨妈的日记》《不算情书》《莎菲日记第二部》等三篇著作,但出本文集,字数还不足。丁玲听到这些,兴奋极了,马上拿出几篇近作,都是发表于一九三六年四月至八月津沪《大公报》等报刊上的,再加上被捕前还没有发表的几篇就够了。周文给了她一个这意外的出版计划,她就给取名为《意外集》。她自己写了序文,交给周文,送良友图书发行公司赵家璧出版。小说集还没能出版,丁玲已经到了陕北,领取稿费时,又是父亲周文拿着那枚“丁玲”的图章取到的,邮寄稿费回湖南常德老家也是由父亲完成的。

左联作家:周文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周文回到四川成都,在成都市政府谋了一份差事以掩护地下工作。除了团结作家、教授等知识分子开展抗日救亡文艺活动外,同时还在《四川日报》《新民报》《华西日报》等四川的重要报纸上利用编辑副刊的工作,做抗日宣传。
周文与蒋胜眉老人的联络一直没有中断,他知道陕北的生活非常艰苦,不管丁玲是否能寄钱回家,他都不时将自己的工资寄上一点给老人。而每当收到了蒋胜眉老人的来信,都为老妈妈替丁玲抚育孩子那种吃苦耐劳默默奉献的精神所感动。为了向在旧环境中曾奋斗过的老人表示敬意,父亲将蒋胜眉老人的两封来信分别登载在了成都的报纸上。

2006年,我在北京图书馆收集到1938年1月7日载《新民报·妇女园地》第5版上蒋胜眉老人给周文的信,她写道:
x x先生台鉴:前所寄之只款,收到,随覆一函,想因移居,未接着,于亦为经济所困。依乡下亲戚住了数月,小孩均失了学,我自己教。近因乡下匪风又起,天气又冷,冬衣薄弱,只得仍返城市狗蛋奇兵,但因生活紧迫,借代(贷)无门,接奉华函长泾中学,又郑君(即郑育之)一信。炊慰之至以去函向伊告助无上圣主。又将君与冰(即丁玲)之信,亦寄冰之所。前天接她信,从山西沁源第八路军西北战地服务团。(丁玲)然而不知可迁移否。赶快或许接得着,承厚爱,感谢感谢。缪海梅小孩等好。敬祝
X X先生文安!
退闲老人蒋胜眉古东月初九日书
另一封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郑育之专程为收集周文的资料到四川、北京时收集到的。有蒋胜眉老人的信和周文写的一篇“编者按”,它是距前一信两月多后的1938年3月20日登载在周文编辑的《四川日报·谈锋》第13期上的。
蒋胜眉老人的信这样写道:
Xx先生大鉴:承关照,函款均已收到。谢谢。前因家中困乏,麟孙随舍侄后防训练民众去了。昨接华函,已去信喊伊回来进学校念书,大约一加。伊等虽未进学校,然也不敢荒费时间;所幸者他俩体力还好,予亦强健。至于常德,还算平安,惟物资较贵耳。有人满之患。若我等小民生活尚乏,有甚办法。前已向老冯(即冯达)去信,要伊接小孩去,或来常德同居,或寄点钱来。昨回函,均行不动。一层,广东不及常德安全;再者,他亦不能来,平常日用全靠伊铺中支取,此乃各房之祖产,如他走了,则钱无着,而反累我;况且又是个病人。伊的弟弟死时,还亏了万把帐(账)。家里他一切不管龙之少年。至冰之于(即丁玲)远隔北方,月内喜来一函,廖廖数语。他只知有国,有大众,顾不了我们老小,任我怎样。当然他此时替群众努力,我只有欣悦勉励,岂肯将细小之事告他,使伊窒仓。只有安慰,惟自己痛苦受急耳。今承厚爱关切询及,上海美容培训不得不烦叙。前寄伊函取一念,早已寄去。不过现伊来信去,有点小病,亦未得其详。我也顾不了许多,他呢,是群的;我呢,是这两个小孩的,哈——
敬祝
文安封门诡影!
退伍老人蒋胜眉二月三日鞠躬
周文在《编者按》中写道:
编者按:
丁玲的母亲这封信,读了令人非常感动,中国有着这样的女性,这样的母亲,表明我们这个民族已经走上怎样的发展阶段。我们敢说,有了这样的母亲,中国是不会亡的。据编者所知,这样的母亲就有好几个,在上海的反日示威中,曾出现过这样的母亲;当鲁迅先生逝世停在万国殡仪馆时,也曾有过一位不知名的母亲老巴巴的从大门外就一直哭到床前,说是鲁迅先生曾用笔为她死去的儿子呐喊过的;而鲁迅先生的母亲,也就是一位典型的新的母亲。这封信,我以为很有发表的价值,所以也就把它发表在这里了。
编者应该在这里注明一点:信中所说的麟孙就是丁玲女士的爱子,现在大约有十岁光景,因为生活困难,有一个长时期完全由他祖母教育,从前编者只知道他能写信,现在居然到“后防训练民众去了”。这可见这位老人家自称为“退伍老人”,是自谦,其实她还在不断战斗着的。此外,应该声明这信是完全照全文注销的首信易支付,即使有错字,也不加改正,以存其真;至于标点,为了便于看起见,是编者僭加的。
父亲周文把蒋胜眉老人的来信公开刊登在报纸上,以答复读者对丁玲的关心,还以蒋胜眉老人为榜样激励抗战大后方人们的抗战热情。同时也表达对这位老人最大的敬意,并敬祝她永久的平安……

丁玲与母亲蒋胜眉、儿子蒋祖霖合影作者简介
周七康,左联作家周文之女。周文成名作短篇小说《雪地》 (1933年),代表作中、长篇小说《在白森镇》和《烟苗季》,他的小说曾两次被鲁迅推荐到国外;此外,他还写有大量的文论和杂文。

编辑〡易红惠
审核〡洪 邹
签发〡毛雅琴


长按二维码
关注丁玲纪念馆更多精彩